最美的湖光山色(壹)——瑞法德5日游

By 姜雨含

终于在到荷兰4个多月后来了一次跨国旅行,从鹿特丹出发,穿过德意志、法兰西,深入到瑞士的湖光山色之中。对于瑞士的美,早有耳闻,这一次真正要踏上这个被无数人赞颂过的美丽国度,去看那最蓝的天空,最绿的草地,最清的湖水,内心是激动雀跃的。我们的大巴车一路沿着莱茵河向瑞士进发,中午抵达了德国的杜塞尔多夫,虽说是跨国旅行,可真是一点也没有出国的感觉,半天的功夫,在高速公路上就这么畅通无阻的到达了德国。对于德国的初映像果然和想象中的一致,没有太多风情,严谨略显古板,它的很多城市都是二战后重建的,因此看上去会少了些历史感。不过德国也有保留完好的历史古城,比如海德堡。下午继续赶路,我们畅通无阻的穿过了曾经的马其诺防线进入法国,在这里已经完全看不到曾经的壁垒战壕,看不到战争留下的任何痕迹,只有大片安静的葡萄园和农田。

傍晚我们抵达了法国阿尔萨斯省的首府斯特拉斯堡,欧洲历史上就是由一个个比较松散的城邦组成,很多城市的历史远远超过他们目前所属国家的历史,所以很多人心目中先是对于城市的认同感,然后才是对于国家的认同感。就像斯特拉斯堡,这是一座法语和德语通用的城市,它建城时还没有统一的法国和德国,由于它地处德法边境,所以在历史上被德国,法国分别统治占领过。阿尔萨斯人形成了他们独特的性格特征,兼具法国的浪漫情怀又融入了德意志民族的认真严谨,因此他们也有着一种优越感,认为自己比任何法国人,任何德国人都优秀,他们是阿尔萨斯人。这是我第一次走进法国,感受到法兰西的浪漫风情,相比德国我是更爱法国的。不论是建筑上,还是人文上,这里更加让人感觉放松和享受。法国人的确爱热闹,露天咖啡馆坐满了人,广场上流浪的艺人演奏着动人的旋律,整个城市沉浸在咖啡,美酒与音乐之中。

这里夏季天黑的特别晚,一般十点多才会完全黑下来,所以夜晚趁着夕阳的余晖我们游览了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在小法兰西漫无目的的游荡,感受这浪漫的空气。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始建于12世纪,15世纪才建成,中途因为资金缺乏所以只建了一个塔,现在反而成了它的一大特色。教堂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高逸、空灵,有大量的镂空玻璃窗和雕塑,整个建筑形体尖峭,姿态放纵,既华丽又清灵,既多姿又丰茂。在欧洲古代,教堂被认为是神、上帝的殿堂,而建的越高就更加方便神下来居住,所以欧洲哥特式教堂都是向上延伸,这样能够祈祷神常常降临。最近看《巴黎圣母院》时,当我读到雨果为圣母院教堂内的圣克里斯托弗的巨像被推倒而感到痛心时所说的这样一句话“那可是天下雕像中的佼佼者,正如天下大厅莫过于司法官大堂,天下钟楼莫过于斯特拉斯堡的尖塔一样”,我惊呼“天啦,斯特拉斯堡的尖塔我见过,我真真实实的见过,我到过雨果眼中最壮观的钟楼”。这是我第一次阅读国外名著时有这种可碰触的真实感,这些拗口的地名、建筑不再是陌生无法想象的虚幻,它曾经就在我的眼前,我眺望过、感叹过这座宏伟的尖塔。突然发觉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必须要结合起来,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书中所描绘的景象,才能体会到路途景物的灵魂。这样的你才不再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才不再是一个只懂拍照到此一游的普通游客。目前我虽然行了一点路,却远远没能读够百本书,更别说万卷。希望自己能够利用这段难得的时光,静心读点杂书,不为博学多才,只为做个能看懂门路的游人吧。

Bowen Zeng
Bowen Zeng
Visitors

My research interests include non-Hermitian topology, phonon transport, and quantum op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