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假日(1)

By 姜雨含

十七岁梦想能去巴黎,那时晴天下雨,每天都好天气……三十岁纯真岁月远离,春天和秋天都走的那么急,年少的心事现在全已忘记,悄然又无息我却来到巴黎。

每一个少女心中应该都有一个巴黎梦,不知道从何时,或许从一部电影,一首歌,一张照片,一本书开始,巴黎就像一颗种子,悄悄种在了十七岁少女的心中。我也不落窠臼的爱着巴黎铁塔,塞纳河畔的咖啡厅,香榭丽舍大街的梧桐,巴黎圣母院的钟声,凡尔赛宫的镜廊,还有卢浮宫里的蒙拉丽莎。27岁后的这个盛夏,悄然无息我来到了梦想中的巴黎。 这是我们共同选择的欧洲自由行的第一站,对你来说巴黎是历史的,恢弘的,对我来说巴黎是浪漫的,圆梦的。我知道我必须要在卢浮宫前,凯旋门,铁塔下留下永远定格的照片,以此宣告我来到了巴黎。而对你来说,巴黎的历史在卢浮宫的珍宝中,在街头巨石垒起的一幢幢建筑中,在镂空的玫瑰花窗中,在墙壁上的每一个雕塑中……不同的旅行心态,一个时刻强调,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必须要完成某种仪式般的任务,“快点,快点,我们要去下一个景点啦……快在这里给我拍张照片……我一定要去夏悠宫,网上都说了这是拍铁塔的最佳位置……”,我就是那个一路上叽叽喳喳,兴奋得不行,一天恨不得走遍每个经典的,追求仪式感的旅行者。而你就想在街头走走停停,恨不得待在卢浮宫里不出来,没有什么是必须要做的,也没有哪张照片是必须要留下的那个随性旅行者。所以我们的旅程会有小的争吵,虽然你都是完全听从我的安排,可是身体却很诚实的在反抗,第一天的暴走对于你这个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人来说的确很有挑战,脚上都走起了水泡。而兴奋的我却意犹未尽,最终只能妥协未能登顶凯旋门,一览巴黎。

清晨,在巴黎的第一缕晨光中,我们前往卢浮宫。未开馆,排队的长龙已经静候在广场。逛过中国的、荷兰的许多博物馆,卢浮宫却不能简单定义为法国博物馆,因为它是属于世界的,这里收藏着五大洲,各个文明的瑰宝,讲述的不只是法兰西的历史,还诉说着人类文明的历程。从古埃及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两河文明,从古希腊到古罗马,从非洲的古老图腾到美洲的玛雅文明……诉说着一个一个文明的辉煌和没落。卢浮宫就是一本世界历史教科书,那些曾经在教科书中讲述的历史,在这里迎面展开。汉谟拉比法典、狮身人面像、胜利女神、断臂的维纳斯、蒙拉丽莎的微笑,这些名字就足够让你惊叹。还有无数我们其实并不了解的故事,我实在是不懂艺术,也就不在这里班门弄斧,故装高雅。在逛博物馆时突然有点理解什么是“贵族”,这真不是用金钱能够买到的称号,这也不是权利的象征,这是一个家庭对文化,艺术,修养,知识的代代传承。我希望我的家庭留给孩子的是一颗颗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种子,它能够长成对于社会,自然,和一切美好的,或者阴暗的事物的独立认知之树,它能够让你在命运的低谷和夹缝中依然开出绚烂之花,它让你既能承受伟大也能接受平庸。即使拿着贫民的工资,内心依然做一个骄傲的“贵族”吧。对于卢浮宫艺术作品的介绍我开设了一个新系列——卢浮宫300经典巨作,当时在纪念品商店购买的一本英文版的介绍书籍,打算花时间认真的翻译一下,不然就真是那个打卡游客啦。

下午天气炎热,出了卢浮宫我们在杜丽花园的树荫下,吃着冰淇淋享受着惬意的午后巴黎。最爱的就是在巴黎街头闲逛,夕阳下的歌剧院金碧辉煌,香榭丽舍大街车水马龙,人头攒动。我们一直沿着这条让人迷恋的浪漫之路向着凯旋门行进,当真实的到了这里后,发现原来它并没有什么无与伦比的景致,时尚的精品店也不敢踏入,走在这里又被拉回了现实世界,原来绚烂的物质文明还是需要那“庸俗”的金钱才能来享受。我们到达凯旋门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炉火已经点燃,夏季的巴黎此时太阳还未完全落下,夕阳的余晖映照着凯旋门,熊熊炉火跳跃着,这座原本为了迎接拿破仑凯越的凯旋门并未能等来主人的胜利凯旋,但是它依然见证了无数法兰西斗士们为了名族荣誉和生存所付出的努力。君主专制下的巴黎恢宏奢华,这是尽全国之力发展起来的,这里是君王们的秀场,无数战利品,攫取的珍宝在这里陈列,可不知在这繁华巴黎的背后是否有无数底层法国人民以及被征服和剥削国家人民的叹息和呐喊。最终也是这样的奢华压垮了帝国,熊熊烈火烧毁了象征着君主专制的法国大皇宫。感谢宽容的人民并没有毁掉这一切,还留下了那些帝国曾经辉煌奢靡的记忆。巴黎的夜幕降临,一天的行程在凯旋门下结束。

Bowen Zeng
Bowen Zeng
Visitors

My research interests include non-Hermitian topology, phonon transport, and quantum optics.